年初二到初六,陈瑾瑾与丈夫、父母、哥哥等一家七口从广州自驾到海南儋州探亲,初六到三亚短暂游玩一天之后,一家人准备返回广州。

这拨大学生真的不想当科学家了吗?而这究竟是“好事”还是“坏事”?